情人节那天,女作者收到一束鲜花。
正在家里干活的两个民工就窃窃私语:这城里人就是怪,还给情妇整出个节来过,过什幺情妇节?
这女作者就哑然失笑了。反驳到:那是情人节不是情妇节!
那民工就说了:这文化人就是咬文嚼字,哪个傻瓜会花那幺钱多给老婆买花呢,还不是买给情妇的,不是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