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逢年过节烧的纸钱,还没有印刷的,都是爷爷拿一个木制的雕版,一张一百,蘸红色的印泥往白纸上盖。
我忍不住问:爷爷,这么多钱,他们用得完吗?
爷爷笑着说:那边消费高,一百也就相当于我们这边的一块。
我现在都忘不了,小卖部老板看我掏出一张一百块,让他找钱时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