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学医的同学去郊游,有次出去扭伤了脚,骨头错位了,然后学医的同学非常淡定的让大家扶我坐下,准备给我复位。
然后听到咔嚓一生,果然的把脚从错位给我掰成了骨折,我啊的一声大叫起来。。。
他自信的嘱咐了一句:不至于呀,别鬼叫鬼叫的,在学校我就是这么给动物复位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