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黑风高夜,大明独自在公路收费站值夜班,突一阵阴风!
伴随低沉的发动机轰鸣,只见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收费口,大明抬头定睛一看!驾驶座没有人!!
惊惶失措的大明赶忙抬起栏杆放行!黑色轿车缓缓驶过……
后来呢?后来……车缓缓驶入了“开封府”。
朋友跟老公喝酒。 “男人是车。”朋友发感慨道。 老公接口道:“女人是加油站。” 朋友说:“不过女人一结婚,就变成男人的收费站了。” 老公打断他:“她没变成洗车站用高压水枪迎头给男人浇冷水,就算男人的造化了。”
朋友跟老公喝酒。 “男人是车。”朋友发感慨道。 老公接口道:“女人是加油站。” 朋友说:“不过女人一结婚,就变成男人的收费站了。” 老公打断他:“她没变成洗车站用高压水枪迎头给男人浇冷水,就算男人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