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一个很二的同学生物考试提前交卷,刚好被生物老师看到,就问:“考得怎么样?”  “可以说脏话吗?”  “不能。 ”  “可以用生物学语言表达吗?”  “呃,可以……”  “老师,我恐怕要让您的母亲受 米青 了。”  2.我上铺的哥们有一次上课迟到了,从后门溜入,刚好系主任来旁听,就坐在后门口。  系主任见他问道:现在几点了?  这哥们儿认真地看了一下表,然后说:同学,不好意思,我的表不准,你还是问其他人吧,然后就走开了……  留下系主任一个人满脸黑线中。  3.历史课上老师问小明:你知道当初日本人怎么嘲笑我们的吗?  小明:呵呵呵呵。。。
  前几天单位来日本鬼子谈业务,
  晚上请鬼子喝酒。司机是党员。
  鬼子很有礼貌,一碰杯就干了。
  喝完后鬼子要去我们单位看设备,
  谁知道哪位大哥把我们货场的下水道的盖板搬走了。
  鬼子一下车,啊。一身人不见了。
  我们老板说了一句:槽,还来个忍者。
一小老师口吃。
某日上课领学生读课文。
老师:“日……日……日本鬼子进了村”
学生跟读:“日……日……日本鬼子进了村”。
旁边听课的老师就笑了。
这老师大急,对学生道:“不管我日几次,你们只准日一次”。
  艺术课的时候班里放了部日语电影,我不敢兴趣,没看。 少顷,下课之后,旁边女生问我,你感觉日语和韩语有什么区别。  我想了想,告诉她:“看过几部韩剧,但日本电影除了那些不穿衣服不说话的运动视频之外,我倒是没看过其它。”  女生一瞪眼,“啪”的给了我一耳光,并大声骂道:"流氓。"  我摸了摸红肿的脸颊,心里委屈的想:“看看相扑怎么就变成流氓了?”
是个人就要放屁,但是老总们放屁,放的其实不是屁,而是以屁的形式体现出微缩后的企业管理文化。

当老总放屁时,无论如何响、如何臭,周围的同志均如盲者耷人一样的,这是国企。国家财产、集体利益都可以任由你老总贪污滥用,都不过是一个屁,何况是个真屁。
当老总放屁时,无论何时何地总会有义士出面坦承是自己所放或者自己打隔,这是私营企业。在私营企业,老总就是皇帝,皇帝出丑不急,其他太监为了混碗饭吃、讨好主子,也得急。
当老总放屁时,有人说是刮风,有人说是鞋底擦地,有人连忙找块黑布试图把它包起,这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的同志伪造报表、虚增利润都成了习惯,白话张口就来,而且和私募...展开全文c
  老师上课时突然来一句:“如果有人对你说,
  钓鱼岛是日本的,你会说什么?”
  一同学说:“日本是中国的。”

  中美是夫妻,貌合神离但绝不会离婚,毕竟有三万亿共同财产,离婚代价太大。日本是小三,找点刺激,钓钓鱼可以,但必须严加防范,否则会登堂入室搏上位。菲律宾和越南是小姐,争过去争过来就是为点儿小费。放心吧,该出手时就出手,揍它小日本,不会出大事!

在日本的一个普通家庭里,姐姐和弟弟正 在XX。 姐姐:“弟弟你好棒哦,比爸爸还 棒。” 弟弟:“是啊,妈妈也是这么说!” 姐姐:“那个不是你妈妈,我才是你妈 妈。” 弟弟:“那她是谁?” 姐姐:“那是爸爸的姐姐,和我们的关系一样。”

儿子在看凹凸曼。我想逗逗他,说:“你觉得哪个‘奥特曼’正义啊?”儿子却说:“怪兽才正义呢。”我正要问,只见儿子缓缓的说:“因为怪兽每次都能干掉一大堆日本人。”顿时我感觉儿子长大了……

跟一位刚从日本回国的朋友聊天,他说:“日本的黑社会很厉害,但是有其制度体系,盗亦有道;中国的帮会在那边也很厉害,但是比较混乱,从不按常理出牌。”我好奇的问:“那日本的黑社会要是遇到中国的帮会又当如何?”朋友略作迟疑,说道:“日本的黑社会会报警。”
一个法国朋友,他在学中文,准备来中国做生意。他第一次见我的时候,用还不太流利的中文说:草它马的日本人!!我当时很震惊,我问这是谁教你的?他说是一个中国朋友教他的,说这样能快速拉近和中国人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