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又一次来到武大郎家,要大郎下床。大郎真诚地说: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西门庆大笑:你在旁看着就行了。大郎大声抗议说:我还要给你们站岗防武二捣乱。武二回,怒。大郎抱着武二曰:兄弟,稳定最重要,而且我已经抗议了,无论他与金莲发生了什么,都改变不了她是我老婆的事实。
话说当年,潘金莲与那可恶的第三者西门庆搞上后,武大郎对自己的婚姻生活,彻底感到失败,无奈自己斗不过西门庆,加上自身条件又不好,三级残废,再婚也成了问题,万分居丧,在忧郁中,见身边的人留洋回来,个个都金光灿灿,自己也萌发了镀金的念头。经多方面咨询后,武大郎了解到,去美洲的印第安那护照不好办(当时好像还没有美离间鸟国),加上自己辛苦卖烧饼挣的可怜人的一点点银子也被潘金莲带走了,连买机票的银子都不够,决定偷渡东洋。   来到东洋后,武大郎的第一印象是:Kao,比桑尼亚还桑尼亚,简直是一个未开化的鸟国。当时东洋的蛮荒,也为武大郎带来了无限商机,短短一年内就开了五百家“武大郎烧饼专卖连锁店”,名气远超索...展开全文c

热门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