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来了,她轻轻的将冰凉的手掌放进他的脖颈里,然后哈哈大笑。
但是他却没有反应,她正以为他生气了。
他却突然抓住她的手:“傻瓜,手怎么这么凉,我给你捂一捂。”
她感动的留下了眼泪,然后他抓住她的手到放进了自己的裤裆。
昨夜里睡的有点晚。今天的早例会,我困得不行,有点睁不开眼。会后领导拍了我一下肩膀,说我今天表现不错。可是身边的同事们都不理我。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很纳闷,就问领导秘书。回答说:“你就是个马屁精,会上只有你不住点头同意领导的决策。”
大学宿舍,早晨像停尸房,除了六点诈尸出去晃荡一圈,其余时间都在睡觉;中午像养老院,多数人瘫痪在床,神智不清,个别偏瘫的还能拿起手机;晚上又像疯人院,一群人又笑又哭又叫;凌晨像中央情报局,蓝光白光映在脸上,手指不停敲打着键盘。
今天早上走路去上学的时候,经过一个小斜坡,在斜坡上遇到一个狗狗。
这货斜斜的瞄了我一眼,然后坐下翘起后腿挠痒痒。
结果这货没坐稳滚下去了,下去了!
丫的爬起来后就对我狂叫啊!
尼玛,关我啥事儿。
今天依媒婆介绍,去跟一个女的相亲,接下来就是喝奶茶,闲聊,瞎逛。
差不多该闪人的时候美女开口说:“咱们挺合适。”
我急忙说:“对不起,我还想再屌丝几年。”
说完掉头就走,因为人家以前当过武警又练过散打。
所以我只能感叹,这是一朵玫瑰,不能毁在我手上!
女:“我特别喜欢宠物。”
男:“我也特别喜欢,我小时候养过一只大花猫。”
女:“是么?”
男:“嗯,全身都是黑色的。”
女儿三岁半,经常和别人打架,每次她打完架回来,爸爸都会打她屁股。
这不,爸爸刚打完她,她便跑到她奶奶那里,爸爸以为是去告状了,没想到她却挥起小拳头,打在她奶奶身上,边打边说:“我要打你妈,我打你妈。”
老师A:“忙死了,死的心都有啦。”
老师B:“那你怎么不去死?”
老师A:“想喝药死,早自习,农药店没开门,下了晚自习,农药店已经关门了,没死成。”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有个学生喜欢上课吃东西,被我抓过几次。
但最近一两个月都没看过他上课吃东西了,我整个人瘦了很多。
一天我爸对我说:“来,儿子,我送一句话。”
我:“爸,你说。”
爸:“以后就跟女生说绕腰三圈半,保证女孩爱死你。”
我只想问问是什么意思。
朋友公司每天中午饭后发水果,部门新来了个小伙不知道这件事。下午上班时间到了,小伙回到自己座位,大喊:“这是谁的橘子啊?”朋友见状连忙制止:“给你发的! ”“为啥给我啊?”朋友:“看你长得帅呗! ”小伙看了眼朋友,又看了眼朋友的桌子,道:“那你怎么也有呢?! ”


打酱油 普通青年:路过~ 文艺青年:飘过~ 二b青年:撸过!


计算机系的男同学追班里一女同学,结果此女总是躲躲闪闪。男的看没戏,就另找了一个去追,结果这女的不满意了,质问这男的为啥抛弃她。男的问:“请教一个电脑问题,如果你点击一个程序,总是提示‘没有响应’,怎么办?”女...展开全文c
在文科班,我像个理科生。
在理科班,我像个文科生。
曾经我以为那叫文理均衡。
现在才知道,我不适合学文,也不适合学理。
那么问题来了,我适合学什么?
时隔多年一帮同学聚会,以前班里有一对情侣早已分手。
女方现在有男票,男方没有女票,女方讽刺男方穷,男方笑笑不说话。
男方点了首粉红色的回忆送给女方,聚会结束男方开着一部带B字的走了。
小狗把媳妇的卫生巾扯了一地,被媳妇训的狗血淋头,沮丧地蜷缩在墙角。
我于心不忍要开导它:“你怎么能动主人的东西,她是名符其实的母老虎,而你只是一只小狗狗。”
昨天,小正太义正言辞地对爸爸说:“爸爸,你再不管管你老婆,她就以为这家她说了算!”
爸爸义愤填膺,猛一拍桌子:“对呀,叔可以忍,婶婶也不能忍了。”
晚上,万家灯火,只剩老公和小正太大眼瞪小眼,没钱,没饭。
A:“听说非诚勿扰是找老婆的?”
B:“是啊,以你现在条件,想找个什么样的?”
A:“嗯,我还是处男,其他要求没的,找个处女就行了。”
B:“那你还是换地反吧,非诚勿扰不适合你。”
喜欢雨天,喜欢听雨打芭蕉的声音,喜欢看玫瑰随风摇曳,更喜欢看你在细雨中轻捋长发的迷人姿态,小样儿,淋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