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企业还是掏空公司?华宝股份24亿分红引争议!
分类 财经 pv 3 5 天前 来自 www.yidianzixun.com

3月12日晚间,华宝股份(300741.SZ)发布年报报告,年报公告中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公司的业绩,而是关于分红的计划:公司拟以2018年末总股本615,880,000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40.00元(含税),共计派发现金24.64亿元。

如此大手笔分红,引发市场热议,深交所也火速向华宝股份下发了关注函。

“最壕”分红的华宝股份,家里既不是开矿的也不是印钞票的,公司主要经营的却是一门小小的香精生意。

一、最近两年的净利润不够分红

从公司利润情况看,其2017年、2018年两年的净利润合计为23.60亿元,还不够本次拟分红的总金额24.64亿元,这与贵州茅台(600519.SH)、格力电器(000651.SZ)等高分红公司其实是很不一样的,这些公司的分红主要还是来自于当年的经营利润。

当然,华宝股份账上确实躺着大量的现金,公司并不缺钱:华宝股份2018年3月1日在创业板上市,当年实际募得资金23.12亿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货币资金为61.17亿元,占资产总额的63.54%。

账上有钱,公司目前也没有任何有息借款,这或许就是公司大手笔分红的底气。

二、烟草香精产品很赚钱,但公司成长性一般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choice)

虽然公司是中国香精行业龙头企业,不过,最近几年,公司业绩总体上不仅未有较大的增长,甚至还有相当程度的下滑。

从2014年至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从32.09亿元一路下降到21.69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负的9.33%,2018年的营业收入比2014年下降了约三成,净利润也不断跳水,从2014年的16.27亿元下降至11.94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下降了7.44%。

从公司营收构成看,烟草香精为公司主要产品,公司同时经营少部分食品配料及日常香精业务。2014年至2018年,烟草香精分别占到公司营收的72.72%、77.13%、92.93%、92.56%,烟草香精业务是公司利润的最主要来源。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choice)

从销售端看,公司的食用香精收入主要来自对各省中烟工业公司及其下辖企业销售的烟草用香精收入。

各省中烟工业公司之间独立运营决策,但鉴于中国烟草总公司在工商登记上为各省中烟工业公司控股股东,因此,若将中国烟草总公司(国家烟草专卖局)所辖企业视为一个客户,2015年至2017年,公司对中烟的销售额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1.72%,82.80%和82.03%,对主要客户依赖程度较高。

从这方面看,主要客户对食用香精业务的需求对公司营收增长影响很大。

而从产品毛利率看,食用香精的毛利率很高,2014年-2018年的毛利率分别为81.00%、80.50%、92.93%、92.56%。公司主要产品的高毛利率导致公司综合毛利率也很高。

三、募投项目进度缓慢

公司上市实际募集资金23亿元,除其中的6.49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外,主要用于华宝鹰潭食品用香精及食品配料生产基地项目、华宝拉萨净土健康食品项目及华宝孔雀食品用香精及食品技术研发项目。

其中,华宝鹰潭食品用香精及食品配料生产基地项目投资总额10.35亿元,截至2018年底投资进度7.04%,华宝拉萨净土健康食品项目投资总额4.71亿元,截至2018年底投资进度2.06%,华宝孔雀食品用香精及食品技术研发项目投资总额1.58亿元,截至2018年底投资进度0.11%,三个募投项目进度都相当慢。

当然,公司目前账上有61.17亿元货币资金,分完红利之后仍然还是有大量的货币资金,从资金端看还不会对募投项目投资有影响。

不过,高分红与公司招股说明书急需资金的表述有自相矛盾处,深交所主要质疑的是此次利润分配预案的确定依据,是否会对公司的可持续经营造成影响,以及高比例分红是否有利于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

四、关联交易占比高

据招股说明书,华宝股份的关联交易主要来源于其重要子公司的少数股东及其关联方,主要包括云南中烟、广东中烟、广西中烟、中国广东、上海烟草、山东中烟。

华宝股份在2015年-2017年向上述公司销售和提供服务的金额分别为10.14亿元、9.77亿元、8.21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36.31%、37.36%.37.37%。

而2018年年报披露,公司当年向关联方销售商品/提供劳务的金额合计仍高达8.34亿元,占到营收总额的38.43%

虽然公司表示,向关联方销售及采购的非专卖的商品和服务主要采用市场价格定价;对于烟草专卖产品,主要与烟草公司采用竞争性谈判、单一来源采购、协商定价等方式确定价格,并接受烟草专卖局的监管;对于不存在市场价格的产品和服务,由双方按成本加成进行协商定价。

不过,与重要客户存在大量的关联交易,难免引发投资者对其定价公允与独立性的相关质疑。

五、关于分红的争论:绝大部分红利进入大股东的口袋

华宝股份此次高分红引发了关于良心企业与掏空上市公司的争论。

(数据来源:公司年报)

从公司股权结构可以看到,公司实控人为香港籍的朱林瑶女士。

在公司2018年年报可以看到,朱林瑶女士通过全资持有6家BVI公司间接持有华宝国际73.60%的股份,华宝国际又间接持有华烽中国100%的股份,华烽中国又持有华宝股份81.10%的股份,此外,香悦科技持有华宝股份0.08%股权,其最终控制人也是朱林瑶女士。

可以说,朱林瑶女士就是华宝股份“背后的女王”。

根据年报中的分红方案,按照目前的持股比例,第一大股东华烽国际或将分到19.98亿元(含税),而第二股东共青城南土持股4.23%,第三大股东共青城东证持股3.95%,若扣除前述三大股东,分给剩余小股东的现金红利实际不足分红总额的11%,这也是公司此次分红引发质疑的一个争论点。

其实,对投资者来说,高分红当然是好事,不过,适度、可持续性的分红才是更值得鼓励和赞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