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逝

春逝

  • 地区:1 PV:9
  • 更新日期:2019-05-27 18:32  
影片评分:
0.0
【译  名】春逝/一夜情【片  名】One Fine Spring Day【年  代】2001【国  家】韩国/日本/中国香港【类  别…

【译  名】春逝/一夜情
【片  名】One Fine Spring Day
【年  代】2001
【国  家】韩国/日本/中国香港
【类  别】剧情
【语  言】韩语
【字幕语言】中文字幕
【视频尺寸】1280×720
【文件格式】RMVB+AAC
【IMDB评分】7.2/10 (1304 votes)
【豆瓣评分】7.8/10 17411人评价
【片  长】115 Min
【导  演】许秦豪 Hur Jin-Ho* c6 _3 G)
【主  演】李英爱 Yeong-ae Lee .... Eun-su
      刘智泰 Ji-tae Yu .... Sang-woo
      Sang-hui Baek .... Grandmother
      In-hwan Park .... Father
      Jong-hak Baek
【简  介】
  录音师李尚优和电台DJ韩恩素在冬天走遍郊区,四处记录大自然的声音。两人感情发展迅速,春去夏至,李尚优和韩恩素跑到海边捕捉浪潮声。李尚优仍然爱得炽热,韩恩素的激情却开始冷下来。曾经历失败婚姻的韩恩素,始终相信爱情像声音一样,稍纵即逝。李尚优一直想不通,爱情怎么会无声无息地溜走?李尚优开始羡慕患了老人痴呆症的祖母,她只会记得生命中最美丽的时光;他害怕像父亲一样,永远不能忘记年轻的亡妻……
影片幕后:捕捉爱情来去无踪的声音
  3年多前一出《八月照相馆》,我们第一次认识韩国电影,体验到到另一种充满缱绻风情,抒怀言情的朴素光影观感。凭着这次愉快的经验,韩国电影顺利为大家所熟知,导演许秦豪,男女主角韩石圭和沈银河,更成为影迷新偶像。
  等了又等,许秦豪的第二部作品终于姗姗而来。《春逝》以韩国炙手可热女星李英爱配纯情俊男刘智太,以纤巧的笔触,细语道来一个声情并茂的恋爱故事,祈求成就第二个高峰之余,也造就第二对银幕情侣。
  许秦豪说故事构思乃从亲情的体验衍生出来:“10年前我父亲60岁大寿,庆祝时唱一首40年代在韩国甚为流行的歌,名为《Bomnalyun Ganda》(英文拼音),这首歌予人温馨的感觉,令年长的人回味年少时的美好时光,而我觉得这首歌的内容很适合拍一出爱情电影,于是写了《春逝》这剧本。”
  导演许秦豪相信,每个人的生命中总有最想留住的一刻,《八月照相馆》的摄影师则利用影像保存生命终结前的美好时光,《春逝》的录音师则透过录音尝试捕捉来去无踪的爱情。为配合主题,许秦豪特别挑选风光如画的江原为外景场地,以捕捉大自然最美丽的光影和气氛。
  女主角李英爱出道10年,现年30岁,她的演技备受公认。在《春逝》中饰演电台DJ韩恩素,既热情纯真又略带忧郁,充满智慧、冷眼看世情却不失女性温柔。演技出色之外,李英爱的美貌更令她成为韩国某化妆品牌最长时间的代言人。
  男主角刘智太现年只有25岁,广受韩国年轻观众欢迎。他那独特的忧郁、冷静和沉默气质,被导演许秦豪认定是演绎录音师李尚优的最佳人选。
专访许秦豪:爱情就像场感冒(2002年06月21日14:36:24 网易报道)
  当我无意中透露出曾专访过许秦豪,组委会的新闻官瞪圆了眼睛。
  由于组委会担心竞赛内幕外泄,按照惯例24小时派专人贴身“照顾”这位韩国名导,所以单独采访许秦豪只怕已经成为所有参加本次上海电影节记者的梦想之一。实际上,如果不是碰巧许秦豪注重绅士风度,而且组委会在午餐安排上也的确留有真空,我的“艰辛”的中英韩文混杂专访只怕也很难完成。
《春逝》的唯美与爱情 :
  6月8日开幕式当晚,《春逝》作为参展片在上海影城悄然首映,虽然事先没做任何宣传,而且放映时间同首部参赛片《尼罗河情人》重合,当晚《春逝》上座率仍然接近100%,这个惊人的统计数字客观反映出目前中国观众对许秦豪执导品质的确信。
  于是我问许秦豪的第一个问题当然也就从《春逝》的观众反应开始,“许多中国观众非常喜欢《春逝》,尤其是男性观众,他们觉得影片非常珍贵的是从男性角度反映对感情种种感伤。”
  许秦豪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发,“虽然中国这边的放映我没有参加,但是之前在韩国举行的一些仪式上,我也看到很多观众为了这部片子流泪。作为一个导演,我更关注韩国的平凡人生,所以我的故事多数都是以自己的日常生活为参照,我想这也就是《春逝》能够打动普通观众的原因。”
  “那么为什么两部电影中间都会有人物死去呢,尤其是《八月圣诞节》(又译《八月照相馆》)中您要把那位男主角写死,而且我们注意到韩国电影中往往有很多类似设置。”
  “我想这应该不是一种共性,实际上我也很希望影片能够有些欢快光明的调子,我也希望影片带给观众希望,所以你可以看到《八月圣诞节》和《春逝》其实都是有一点明亮的调子。而且结尾遗憾的话,大家才会在看完后有所回味,下次再看我的片子。”
  “请您谈谈拍摄《春逝》的意图吧,很多人讲这是一部男性成长题材。”
  “《春逝》的确是一部关于男性的成长话题,片中的男主角刘智太开拍时还是个大男孩,几个月影片结束时已经非常具有男性风范。我想演员本身也从角色身上学习到了很多东西,他今后的人生都会因为这部影片而发生变化。”
  “《春逝》是在表达男性如何学习从爱情中成长的过程。”许秦豪点起支烟,透过烟雾慢慢对我说。“观众可以感受到这是男主角的初恋,他必须从爱中学会成长。”
  “我听您的叙述忽然觉得爱情就象一场感冒。”我笑着告诉他。
  “是呵,”许秦豪也笑,“爱情就象感冒,没个人都会在特定时刻感冒,然后又都会慢慢痊愈。可是第二次呢,他们仍会不能幸免地感冒了。”
  “您的影片似乎总带有唯美倾向?”
  “不,不,”许秦豪连连摇头,“其实我不是故意地表现美景,我也不会对自然环境加以修饰,它们就是本来的样子。相对于可以美化,我更希望能够表达人生感受的自然流露。”
  我看得出许秦豪并不喜欢这方面问题,然而还是一路继续问了下去,“您的影片在故事性似乎都比较薄弱吧?”
  许秦豪又摇头,“我只是偏重表现韩国人的日常生活,实际上我最关注的元素是演员自然心意的流露,我的故事永远只符合大纲,剧情细节上会有很多改变。很多时候到了现场我会根据现场来描述剧情,到了现场我从来不看大纲。”
  “那您能不能谈谈《春逝》里面哪里是被您灵机一动修改过的?”
  “我的故事其实都是很小的故事情节,只要心情符合其实表现方式就有很多种,比如《春逝》最后一场男主角站在田野里,本来就是没有的,我后来加了上去。”
  我忍不住大笑,“怪不得有些观众那个时候已经站了起来,他们以为已经结束了,原来是加上去的戏啊。


展开全部